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重生之玩物人生_ 第151章【玉岩山上的巨型鸡血石】(求月票)-

时间:2021-06-19 13:3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尝谕小说重生之玩物人生 第151章【玉岩山上的巨型鸡血石】(求月票)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我脑子里仍徘徊着视频里那块巨型鸡血石的镜头,想着马上就能大赚一笔,渐渐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了,攥攥拳头做了个深呼吸,我迫不及待地对前面要过马路的晏婉知道:“晏姐,咱们先吃饭吧,然后我想去玉岩山看看。”重生前,那块石头是被一个玩石头的商人以一百九十九万元的天价拍走的,我身上有二百二十六万左右,按理说拍下它是没什么问题,但我怕出意外,逐想提前下手。看能不能在拍卖前将其拿到手里,这样我才踏实。

    晏婉如似乎在呆,走在前面,没听到我说话。

    “晏姐?晏姐?”

    等我又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晏婉如才强笑道:“好,吃饭。”

    我一犹豫,道:“晏姐,莲莲她,”

    晏婉如叹息着打断我:“我有分寸,走吧,待会儿还得找旅馆订房呢。”

    奥迪车里。莲莲正窝在后座上一个人拿扑克牌算命,等我俩上了车。她小嘴巴一撅,气哼哼地收起扑克,扭头看向车窗外,一言不。

    开车到了一家饭馆前,我们进去要了几道菜,不言不语地吃着。

    席间,晏婉如体贴地加了一筷子兔肉放到我碗里,“这是临安的特色菜,香黄兔肉,味道很不错。我上回到这里时几乎每天都吃,你尝尝。

    “谢谢。”我注意了一下莲莲的表情,她瘪着嘴巴瞅瞅我碗里的兔肉,委屈极了。

    我咳嗽一声。忙也加了一筷子给她:“你也吃。”唉,也不知她俩的冷战什么时候能结束。

    莲莲吸吸鼻子,眼中蒙上雾气,却不动筷子,好像又要哭。

    晏婉如看她一眼,一叹气,迟疑着夹起一块兔肉,轻轻放到她碗中:只,”吃吧。”

    莲莲一呆,紧巴巴地看了看母亲,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妈妈”呜呜”她站起身,一把过去抱住晏婉如:“妈妈”我错了”呜呜,,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再也不淘气了”呜呜……你别不管我……别不理我……呜呜

    晏婉如眼睛红红的,溺爱地抱住女儿。拿脸蹭着她的脸:“嗯,乖,真乖。”

    我会心一笑,总算和好如初了。

    擦干眼泪,莲莲干脆一屁股坐到晏婉如的腿上小手指着饭桌:“妈,我要吃这个!”

    “好,”晏婉如给她夹了菜。

    “妈!我要你喂我!”

    晏婉如苦笑:“你啊,喏。”

    莲莲非常幸福张开嘴,咬住母亲伸过来的筷子,卑了嚼:妈。你真好,我爱你!”

    晏婉如在她额头上重重亲了一口:“妈也爱你。”

    母女俩又恢复了腻腻歪歪的状态,看得我好生羡慕。

    吃过晚饭,晏婉如和莲莲手拉手走在前面进了奥迫车,我们在广场附近找了个住宿的地方预定了房间,旋即放好东西,折身出了旅馆,开车往国石村赶去。

    出临安城区,下杭徽高,好在从汤家湾到苦竹岭之间的汤苦线公路上,山路弯弯,几乎每隔几十米就是一个急转弯,一侧是闻名遐迩的淅西大峡谷,另一侧是延绵陡峭的黄山余脉。每每觉得已在深山 便会在某个转弯处豁然开朗,掩映在绿色之中的村庄出现在眼前。

    国石村原本不叫国石村。因为昌化鸡血石候选“国石”玉岩止。脚下的两个村子便于四只合并在一起,改名“国石村”一进村庄便好似走进了鸡血石的世界,狭窄的街道两边,经营鸡血石的店铺一家挨着一来

    “小靖。”晏婉如放慢了车:“到了,下去看看吗?”

    我一摸鼻子:“我是想到玉岩山瞧瞧那块严老板说的巨型鸡血石的。”

    晏婉如一愣:“明后天就拍卖了。干嘛非得上山看?再说,玉、岩山好像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让上的。我倒走进过一回飞号矿,不过。那是矿主领的路呢。”

    莲莲撒娇道:“妈,我也想上山玩,这村子太土啦,没意思!”

    晏婉如笑着掐了掐她的小脸蛋:“好。好,妈去试试,你们跟车上等下。”

    她下车往前走,在一处民房前与一个当地村民说了几句话,然后,村民领她去了斜对面的一家二层小楼前,敲敲门,跟开门的另个村民说了什么,我看到晏婉如把墨镜往下拉了拉。不多会儿,一个穿着很土气的国石村村民略显激动地跟着晏婉如过了来,见状,我和莲莲也开门下了车。

    晏婉如指着村民笑道:“这是李大哥。他说愿意给咱们带路。”

    我道:“谢谢您了。”

    “不用。”李大哥是那种很纯朴的村民,说话很实在:“天快黑了,要上山的话最好快点,现在走?”

    “好。”

    已是傍晚时分。

    在山上劳作了一天的村民陆续下山,国石村的街面上热闹起来。下山的人们在街边随意摆起了石头摊子,出售自己在山上捡到的适合雕玄的昌化石。一条小路在两栋民居之间蜿蜒而上。这是国石村通向玉、岩山的必经之路。

    几十年来,国石村的人们就是通过这条路手担肩扛,将一块块名贵的鸡血石从山上运下来,为世间带来了一件件鸡血石珍品,也带来了富裕和希望。

    路上,我问道:“李大哥,正格下山的那块巨型鸡血石的主人在么?”

    “哦,那块石头啊。”李大哥想了想,“是口号矿出来的,矿主是宋老板,听说上午去了矿区监工。我不知道他下没下山。”

    我道:“那有人给他出过价儿吗?”

    李大哥道:“当然有了,挖出来的时候。一个深圳老板就过去看了。开口价一百五十万。但宋老板没卖,说要等拍卖。”突然。李大哥一指前面夕阳处:“看到了。就是那块石头,咦,宋老板也在呢。”

    抬眼一望,崎岖山路上大约十几个衣着朴素的村民正围在那里休息,坐的坐,靠的靠。个个满头大汗,好像累得不轻似的。他们中间是一个大木头架子,足足好几米长。拴着粗麻绳。我看到,架子上面拖着一个被布裹得严严实实的物体,八帆几央巨型鸡血。石头分量很足,系少得卜两百斤 ※

    晏婉如拉着气喘吁吁的莲莲从后面走上来,惊叹道:“这么大一块?我以为就几十一百斤呢。”

    “老李?你不是网下山吗?怎么又回来了?”那边有村民看到了我们。

    李大哥快走两步迎上去。回头指指我们:“是晏婉如晏老师说想上山看看。”

    看表情,除了少数三两个人外,其余人都不知道晏婉如是谁。大概很少看电视吧。

    这时,一个穿着体面的中年人微微一愣,瞧向我们,“晏老灿  ”

    李大哥提醒道:“这是宋老板。”

    晏婉如笑着点点头,伸出手去:“幸会。”

    “我才是幸会,没想到跟这里碰见您。”宋老板还带着一顶黄色安全帽。想和她握手,但迟疑了片玄,手却顿在半空,“呵呵,不好意思。网。从矿区出来,手上有点脏。”

    晏婉如没说什么,依旧与他握了手:“这块石头是您的吧,嗯,分量真足。”

    心情不错的宋老板哈哈一笑:“是啊,自打承包了口号矿,这还是挖出最好的一块鸡血呢,今年总算没亏本。对了,晏老师,要不要打开给你看看?我跟你说吧,侧面的血那叫一个浓,当时打出来的时候,我和几个矿工都看傻了。”

    晏婉如笑道:“方便吗?”

    “把布一拆就行,没什么不方便。”宋老板亲自动手,走过去把外面的那层保护布摘掉。这也就是晏婉如,换了是我,人家八成,不。人家百分之百不会给这个面子。

    刷,脏兮兮的布料分开左右。一抹血色煞那间刺入眼睛!

    鸡血原石的一个小侧面完全被红色染满,是那种最纯正的血红色,且并非斑点状,而是成片成片连在一起的块状,里面几乎没有杂质缝隙。百分之八十五以上都是鸡血。虽说除了这一个侧面,其余部分只是普通的叶腊石,但倘若小侧面的鸡血能保持这个浓度和面积延伸进去。那石头的价值就不可估量了。

    “好艳!”

    不止我和晏婉如,连莲莲这个外行都惊呆了一下。

    宋老板脸上挂了笑容:“晏老师,还行吧?呵呵,只这一个侧面来看,这石头切出一块大红袍印章来应该不成问题,运气好的话,内里如果都是这种鸡血,哈哈,那十个二十个大红袍印章也是能出来的 而且还可能是百分之九十血色的极品大红袍,不不,要是那样,切成印章就可惜了,嗯,还是做雕刻最好。”

    莲莲拽拽母亲的衣服:“妈,你不是要找大红袍印章么,买下来吧。”

    “哦?”宋老板看看晏婉如:“您想要?”

    晏婉如犹豫了片玄,慢慢一摇头:“我不是个爱冒险的人。这块石头好虽好,但赌性太大,呵呵,我可没这个魄力。”

    我松了口气,要是晏姐也动了石头的心思,我还真不好意思跟她争。

    她说的不错。本来相比于翡翠赌石的十赌九输来说,鸡血石赌石的赌性非常概率大约在十赌三输左右,因为鸡血石原石大都是开门的,表皮有鸡血。自然可以通过经验分析内里,即使赌输了,也不会赔掉太多钱。可是宋老板这块石头却不同,它外表成色太好了,加上石头的重量极大,价钱肯定不菲,可万一表层鸡血没有渗透进去,另边的叶腊石也空空如也的话,那陪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儿,很可能几百万块打了水漂,一分钱也收不回来。

    晏婉如俯下身,拿聚光手电筒照了照侧面的鸡血:“宋老板,你没打算自己切开赌赌?”

    宋老板呵呵一笑:“跟您一样,我胆子也没那么大,万一擦垮了,我这一年可白忙活了。呵呵,不止是我,我认识的几个矿主也都是采到石头就拿出去拍卖,从不自己解开,嗯。现在出一块鸡血不容易啊,稳一点好。”

    晏婉如赞同地点点头,拿手电晃了晃鸡血部位:“只这一处见了血?”

    鸡血原石是那种不规则的长条形状,宋老板闻言,过去一伸手,点了点原石尾端的一个小红疙瘩:“这里也沾了一点,但不太多。池子也很干,对了,您看这块石料能拍到多少钱?呵呵,我心里没什么底,想听听您的意见。”

    晏婉知道:“可别这么说,您天天跟鸡血石打交道,比我懂行多了。”

    宋老板道:“主要是石头赌性太大,不好估价,前次有人出了一百五十万,您看?”

    细细琢磨了一会儿,晏婉如有拿鸡血,“就表面这层鸡血来看,有百分之六十的几率能切出一方大红袍印章,嗯,可能两方也能看到,所以一百五十万肯定没问题。我估摸,这块鸡血石。怎么着也能卖到一百七十万吧?”

    宋老板笑道:“一百七么?比我心理价位低了些。”

    翡翠原石的估价一般是看能出多少对儿手镯,而鸡血石则是看能出多少方印章,以此衡量成本,估算价格。

    “我这也是最保守的估计。”

    看完了石头,晏婉如扶着膝盖站起来。我则过去接过她手里的手电,也假模假样地趴在那里瞧了会儿。

    不会错了,就是这块鸡血石!

    我已经动了势在必得的心思,就算花掉全部家产,我也一定要把它买下来!

    “宋老板,你的心理价是多少?”晏婉知道。

    村民们休息的差不多了,宋老板把布重新裹回去,随口道:“一

    我定定神儿,回身看着他道:“一百九十万,您卖我吧。”

    “卖你?”宋尖板眨眨眼睛。

    晏婉如怔了怔,快拉了我袖子一把,好像在提醒我一百九不值。

    我苦笑一声,石料表面的鸡血看,一百九确实有点高了,但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块原石另一侧还没切出的鸡血,比刚刚那面还要浓艳很多!!

    旺:**要来了,求月票!!

    ,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