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_ 第三百八十五章 三史诗 (二更)-

时间:2021-04-22 19:0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愤怒的松鼠小说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三百八十五章 三史诗 (二更)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刺杀一个不死的亡灵大帝很愚蠢?这世界哪有什么真正的不死。

    号称永恒不灭的真神都有进入永眠的时候,被视作永生不死的巫妖只要命匣被捏碎,就自然进入了轮回,而所有的“不灭”,只是因为没有找到消灭他的正确方法而已。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击杀他,无非是让他短暂进行休眠,巫妖和高阶血族大概两三年就能恢复元气,再度前来复仇。

    当然,有一些东西却是共用的,比如肉身的损失会让其进入衰落期,至少短时间内无法出来搅风搅雨。

    而我这个“不灭的罗兰”,往来数次的成长期都在二十年以上,这次若不是兑换了肉体,恐怕也无法例外,而这些可以从同类得到情报,恐怕也不会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

    于是,对于某些势力来说,在这个关键时刻击杀掉最碍眼的罗兰,让他进入读条复活状态,也自然让塔克共和国成功回归扫清障碍,只要布置得当,还能引起法师之国和拜尔的敌对,简直实在太划算了。

    而对于亡灵个体来说,能够斩杀亡灵大帝是多么大的殊荣,更不要提这为埃索报仇的义举会获得多高的声望,仅仅只是其他几位亡灵大帝的奖赏,就够他们受用不尽。

    至于报复?若是入侵成功,到时候接下报复的大概就是整个塔克共和国了,而若是失败的话,也谈不上报复。

    而这些只是我事后想清楚的,对于亡命之徒来说,“未来的报复”并没有多大的威胁,我仅仅表现出黄金阶的实力又在街上晃荡,自然就引来了凶狠的掠夺者。

    “呵呵,我还没有尝过亡灵大帝的血液的味道,应该很美味吧。”

    粉色的马尾辫,小女孩一样的身躯,红扑扑的小脸蛋。可爱的童装,嘴角居然还在舔着血红色的棒棒糖,大概对某些特殊人群是无价之宝。

    边说还边偷偷瞄向我,脸上的红霞仿若仿若看到美食的小女孩。但仅仅从哪充沛的可怕的血能来看,这位吸血鬼女大公显然在装嫩。

    “亚历桑德拉,你这个荡妇别装纯了,不过这小白脸等我用完了倒是可以给你试试。”

    高大的光头佬面容上满是伤疤,但从厚实的黑色铠甲和其上的黑色火焰来看。似乎是魔骑士类的黑暗职业。

    “.....复仇。”

    走到最后的那个瘦高的身影轻轻一挥黑色镰刀,那黑色斗篷就化作了虚影,他人也消失不见了。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之前埃索把他的主系属下都放在了拜尔王都控制局势,形势突变之后,这些亡灵君主却滞留在了王都,于是,就成了我的麻烦。

    不管是威势还是实力,甚至仅仅凭着埃索直属下属的身份。现在冒出来的这几个,显然不是一般的史诗亡灵,可惜的是埃索的知识中却刻意抹消了他们的存在,让我根本没有对方的情报。

    “罗兰陛下,若您愿意交出这份来自吾主的配方,我们不仅不会为难您,说不定还会投入您的麾下。”

    这血族女公喜笑盈盈的说着,但仅仅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拜尔已经被渗透的够呛,居然连这种顶级机密都可以外泄。若不是在拜尔的龙族中有奸细,就是拜尔最顶层中有奸细了。

    “小年轻,不管你过去多强,但你现在大概就一个黄金阶菜鸟。你觉得能够在我们的联手中能支撑多久。”

    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显然在智能和情感方面也不差,这放在其他种族的首脑中或许很常见,而这可是顶尖亡灵的专利.....毕竟让亡灵都不想承认的,就是越高阶的亡灵越像“人”。

    “‘蛇女爵’亚历桑德拉。‘饥荒者’阿古焚,‘死亡之镰’哈瑞斯,都是老牌强者,不好对付。罗兰,援军很快就会到,坚守固援吧。”

    阴影之中跳出了一只死猫,作为被召唤的魔宠,她随时都可以来到我的身边,让我颇为意外的,她居然也认的出这些熟悉的身影,不过想着过去她为了复仇到处胡来搅风搅雨,自然也曾经联络亡灵位面企图毁灭世界,我就释然了。

    而既然能够让眼界颇高的她都说不好对付,看来,这是场硬战了。

    “情报有吗?”

    “蛇女爵据说并不是人类,而是一种上古的有翼蛇转换的血族,别看外表这么软弱,似乎一推就倒,但实际上浑身基本没有骨头,关节可以随意变形,极其擅长肉搏,还有一些特殊的格斗技巧。”

    “那个光头佬别看长得这么彪悍,还穿着装甲。但实际上是一个诅咒系的施法者,他最凶狠的‘疲惫诅咒’会让体力十倍流失,非常难缠。这种对手拖得越久越麻烦,但专研诅咒也会反噬、腐蚀他的肉身,他的肉搏能力不可能强。想办法近身了解他。”

    “死亡之镰的具体实力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非常强悍的刺客。不过他的武器非常有名,‘辛洛的呼喊’,同时附带虚弱、剧毒、即死三种负面效果,不要被其砍中。对了,我记得那是一把弯刀,看来那把镰刀只是用来吸引注意力的,他的长袍这么长,小心他的袖中刀。”

    家有一老还真是一宝,若没有这些情报,交手就算不会落败,也会吃亏,而对手也显然异常教会,我刚刚定下的战略就是强行斩杀蛇女爵,已经被证实是一个愚蠢的主意。

    “已经围上了吗?”

    三大史诗亡灵并不是会废话的蠢货,他们用言语试探看似是商议,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没有交流的打算,只要我有一丝松懈和懈怠,以为今天可以轻轻松松的离开,雷霆攻势立马开始,而就算不能让我露出破绽也没损失,正好方便外围的亡灵布防。

    “咔嚓。”

    翠绿色的光华从格林装甲的头盔下泄出,葛琳娜已经恢复了战力,而恰恰是这一诱因,就让精神紧绷的亡灵们失去了耐心。

    “全弹发射!”

    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做出这个要求,但葛丽娜毫不犹豫的照做了。

    “残弹发射!”

    然后在下一刻,她的面前一黑又一白,眼前就是一片冰川了。

    随手把葛丽娜丢进了冻土,在这种对手面前。还太年轻的葛丽娜只会是破绽。

    而果不其然的,原本格林机甲所处位置的地面突然探出来一把镰刀,但确依旧晚了一步。

    愤怒的哈瑞斯瞪了我一眼,而下一刻,他重新消失在阴影之中。

    而亡灵们也不好过。格林装甲瞬间爆发的威力特别适合清场,不少倒霉蛋中了一下就直接挂掉了,有个在施法的倒霉巫妖更是躲闪不及,直接化作了枯骨散落到到处都是。

    “疲惫”

    光头佬的狞笑让我恶心,但那手臂上的黑光却更加危险。

    突然的疲倦感让人头晕,一个恍惚之间,我差点落掉了手中的寒冰灾厄,而下一刻,小小的吸血鬼女孩就已经到了我的面前,而比她整个身体还大的庞大战锤已经狠很的撞到我的面前。

    “啪!”

    这倒不是骨头碎裂的声响。而是那附魔精金战锤崩坏的声响,这锤子敲碎普通的城墙大概都够了,但面对我的重甲却毫无意义。

    而面对突然身披重甲造型大变的我,亚历桑德拉完全没有后退的打算,松开战锤,血能灌注于小手,直接抢身肉搏!

    而这次,重拳轰在我的身上,中拳处却隐隐约约有些痛楚。

    “隔山打牛.....渗透劲,居然有血族选择成为武僧!”

    这倒不是我有什么偏见。而是武僧这个职业并就是通过自虐式的修行发掘自身的潜力,归更到底还是生命之力。

    武僧能够将名为“气”的生命之力灌注自己的拳头,使用名为“劲”的各类高超格斗技巧,高阶武僧能够对自我进行治疗就是因为他们掌握了生命的力量。一个血族又怎么能够掌握生命的力量。

    但事实摆在我面前,由不得我不信,武僧专门用来对付重甲目标的渗透劲被其用的滚瓜烂熟,中拳处的痛楚越来厉害,而创口处更隐隐约约有着鲜血外泄敢,显然其拳头上覆盖的是血族特有的血能。

    而仅仅只是武僧就算了。我也不是没有收拾过高阶武僧,但她极其灵活,体技精堪,浑身仿若没有骨头一般。拳头和踢腿总是可以从意想不到的的角度击中我,以单纯的肉搏技巧来看,她已经远远超越所谓的拳法大师,再加上被那个“疲惫诅咒”降低的反应和体能,就成了我被如沙包一样的被人痛打。

    蛇女爵前进如风,闪退如电,时而如蛇般的缠着我的身上,时而却如绷紧的弓弦把重拳击,而我的重剑已经不是满了一啪了,而是挥剑下去往往都走错了方向,对手都已经到了身后。

    “不是应该穿越者用中华武术暴打铁甲骑士吗,怎么成了穿越者骑士被人用武术暴打,这画风是不是有点不对......我靠,就这样你还使阴招。”

    我直接爆发了魔力,将周遭化作了冰川,但亚历桑德拉却仿若没有知觉一般,但只是她稍微打开了一些胸前的衣襟,我却看到了上面一串五颜六色的链子。

    低阶抗寒指环、冰雪防御者:指环、熔炉戒指等等,稍微数一数,就看到了几十种对抗寒冰魔法的防御装备,连探出来的小舌上也扣上了几个魔环,我不知道她是如何让这些装备同时发挥效用,但眼前的事实就是她做到了,她现在对寒冰魔法的抗力高的可怕,他们已经为了对付我做好了足够的准备。

    若这些还能够耐受的话,最要命的还是诡异的拳力,每一下,我中拳处就出现了淤血,而之后血液居然开始从受创处渗透流出,若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迟早血流而亡。

    “.....这大概就是她的‘概念’吧。”

    史诗级强者和圣阶的根本区别,大概就是他们已经能够把自己对世界理解的概念化作实实在在的产物,而以那个为核心施展的战斗方式,极其难以应对,而最要命的,还是这种“概念”造成的效果很难被防御、驱散。

    大部分史诗强者都是把概念融入随身的兵刃之中,但显然亚历桑德拉并没有使用兵刃的习惯,她的身体就是她的兵器,她每一击都能使用自己的“血尽”之力,这样的武僧实在太过危险。

    而当罗兰对敌手满心戒备的时候,三个史诗强者却也在暗暗叫苦,开战至今他们也没有料到对手会这么难缠。

    那身刀枪不入的铠甲就已经够无耻了,这从一开始就不在情报之上,而仅仅这身装甲,就让哈德斯废掉了大半,那的死亡镰刀劈了一刀后崩坏的居然是刀口,而若不能触及对方的肌肤,哈德斯真正的杀招根本无法使用。

    于是,堂堂埃索麾下第一杀手,现在却只能打打边手。

    至于‘饥荒者’阿古焚,就更头痛了,他已经丢出去了包括‘即死’‘衰老’‘愚蠢’在类的十几种诅咒,但现在唯一起到作用的,就是融入了其‘绝境之力’的疲惫诅咒,对面这位对诅咒抗性高的让他怀疑自己遇到了真神化身。

    而就是现在的主攻手蛇女爵也并不好过,她的一击若打正了,就是一个同级的战职也应该是当场毙命的下场,而现在都几百击了,自己手都反复在受创和修复中重复了几十次了,对方却依旧没有受伤的感觉。

    “明明身上还有死光头的疲劳诅咒,还活蹦乱跳不说,那身铠甲居然还能反弹寒冰伤害,若不是我带了足够的防具.....果然能够步入亡灵大帝之境的都是怪物。”

    而让亚历桑德拉最担心的,却还是那可怕的蛮力依旧带着风压呼啸而过,那仅仅只是风压就能够让人窒息,足以见证其上有多少无双蛮力了。

    “这种蛮力,比远古龙还狠。”

    别看现在她一剑没中,但却是在悬崖边跳舞,若真的中了一剑,就要考虑自己会分成几块还是几十块了。

    对于本来就打着速战速决打算的史诗亡灵们来说,这显然不是好主意。

    而正当亚历桑德拉越发心慌的时候,他们的对手却突然收起了剑,银色的羽翼从背后弹出,然后他就飞跃在空中,仰头狂笑

    “你们干的不错,但这毫无意义,现在,就让你们看看我的第二阶段吧。哇哈哈,我就是不解的BUG,想在服务器关闭前DON掉我?这绝无可能!老夫还能变身四.....五次!”(未完待续。)

    PS:那啥,加更求月票,有票的书友支持下吧。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